唐朝诗人
白居易陈子昂杜甫贺知章李白李商隐刘禹锡卢照邻柳宗元孟浩然王昌龄王维
宋朝诗人
范仲淹李清照陆游梅尧臣欧阳修苏轼陶渊明王安石文天祥辛弃疾杨万里叶绍翁
经典诗句
黄河的诗句思念的诗句离别的诗句月亮的诗句荷花的诗句梅花的诗句西湖的诗句菊花的诗句送别的诗句四季的诗句爱情的诗句儿童的诗句

望帝终教芳草变,迷阳聊饰大田荒的意思

  “望帝终教芳草变,迷阳聊饰大田荒”出自近代诗人鲁迅的作品《秋夜有感·绮罗幕后送飞光》,其古诗全文如下:
  绮罗幕后送飞光,柏栗丛边作道场
  望帝终教芳草变,迷阳聊饰大田荒
  何来酪果供千佛,难得莲花似六郎
  中夜鸡鸣风雨集,起然烟卷觉新凉
  【注释】
  此诗原无题,编入《集外集拾遗》由许广平题为《秋夜有感》。
  琦罗:华贵的衣服,这里代指国民政府官员。飞光:飞逝的时光。
  柏栗丛边:据《论语·八佾》:“哀公问社于宰我,宰我对曰:‘夏后氏以松,殷人以柏,周人以栗,曰使民战栗”’又据《尚书·甘誓》“弗用命,戮于社”的记载,古代刚柏、栗木作社神。柏栗从边,既指供奉社神的地方,也是杀人的刑场。此指刑场。作道场:佛道徒众作佛道法事的场所或活动。
  望帝:宋代乐史《太平寰宇记》:“蜀王杜宇,号望帝,后因禅位自亡去,化为子规。”故后世又以望帝称杜鹃,又名子规。芳草:屈原《离骚》:“兰芷变而不芳兮,荃蕙化而为茅。”芳草喻贤人君子。杜鹃啼时,已至春末,群芳萎谢。屈原《离骚》中即有:“恐鹈鴃之先鸣兮,使夫百草为之不芳。”
  迷阳:荆棘。《庄子·人间世》:“迷阳迷阳,无伤吾行。”清王先谦《庄子集解》注曰:“迷阳,渭棘刺也。”聊:暂且。
  【翻译】
  国民政府多么奢侈淫荡,竟在国难民苦之时混磨时光;他们为了更长久地麻醉人民,竟然在刑场旁边假作念经诵佛的道场。他们实行残酷的文化“围剿”,使文坛荒芜,百卉难芳,他们途穷计拙而无可奈何,只能以杂草掩盖着文坛的荒凉。而御用文人也确实庸劣无能,哪能拿得出像样的货色给他们赏光;他们越来越陷于孤立,再也难招罗涂脂抹粉的“六郎”。深夜里风雨交加雄鸡报晓,暴风雨将冲刷旧社会的泥浆;我兴奋地点燃着烟卷,顿觉初秋黎明前的一片清凉。
  【赏析】
  首联“绮罗幕后送飞光,柏栗丛边作道场”句,是写国民政府政客和他们的御用文人的奢靡生活和假慈悲的伪道学形象;那些政客和御用文人生活奢靡,在骄奢淫逸中虚度光阴。同时,为了掩盖他们杀人无数的凶恶嘴脸,装做个“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的样子,在杀人场边作道场和法事,口口声声要超度亡魂和救下民于劫难之中。正如鲁迅在《准风月谈·查旧帐》中所描述的军阀、政客的善变和不认旧账:“今之名人……他要抹杀旧帐,从新做人,比起常人的方法来,迟速真有邮信和电报之别。不怕迂缓一点的,就出一回洋,造一个寺,生一场病,游几天山:要快,则开一次会,念一卷经,演说一遍,宣言一下,或者睡一夜觉,做一首诗也可以;要更快,那就自打两个嘴巴,淌几滴眼泪,也照样能够另变一个人,和‘以前之我’绝无关系。”首联通过绮罗幕后的奢靡生活,杀人场边的道场,描写了他们假慈悲的虚伪生活。揭露了国民政府政客利用自己的影响力,倡导拜佛念经,宣扬迷信,推行愚民文化,使得整个文化艺术界一片邪靡之气。
  颔联“望帝终教芳草变,迷阳聊饰大田荒”句,进一步写了文化艺术界景况的荒芜WWw.slKj.org。子规一啼,自然使芳草变,象征着国民政府的统治下,文坛的惨遭摧残,一些文人的变节转向、刊物和作品的被禁,使得文化艺术界荆棘一片。

上一篇 下一篇
猜你喜欢
#第三方统计代码